2016_0403_09264500

 

因為四月初有四天連假,三月的時候訂了去名古屋賞花的機票,便開始又想東想西,拿出四驅車零件來熟悉一下,雖然目的地是名古屋,但中間計劃要衝去大阪再比一次賽(跟去年差不多,去年東京賞櫻,某一天卻突然脫隊出現在大阪比賽).

先說結果,在二次預選時飛掉了,而且目前我還不明白是在哪個點怎麼飛的,但結果就是如此,也沒辦法了.

一開始準備的時候,判斷了一下軌道,感覺上是有作某個程度煞車的必要性的,所以便一直往作煞車和儘量輕量化的方向發展,彈簧前後翼在再次試作後因為作的一樣像狗啃的便告暫時放棄.整體架構就往最簡化和輕量去想.以成品來看也的確是我作過的車裡算最輕的,加了電池也才一百四十多克,而且最終比賽版的煞車作得並不輕,在家試標準跳台的感覺是抓很緊,目標是儘可能躲過45度,但實際軌道的單位角度變化量是未知數,先用好漢坡的去估.

 一次預選先依之前數次日本比賽的數據和之前網路看到的決賽完成秒數計算推估了一個差不多的動力輸出,來搭配這次的車重和煞車,號碼到我這四百多號時便快速去排隊放車,放下去後感覺後,哇! 真是絕好調咧,感覺上45度影響不大躲過去了,而饅頭跳和跳台一片接彎那邊幾乎都是平穩過的,煞車顯然也有煞到,除了一台有跟著我前幾圈,後面幾台都是完全拉開的,而且車的動態看起來並不險,沒什麼會飛車的感覺,就這樣一路領先跑完五圈,拿到一張二次預選參加證.

不過比完一次預選後,開始無聊在那裡計算別人的秒數,便又吃了一驚,基本上完賽晉 級的以33 34居多,最慢還到四十幾的,但也有一些是32.X秒的,而且少數還跑出了31中到31尾的,最可怕的是後來我量到了一台跑完是30.X秒的,當然是跑得很險沒錯,但它的確是跑完了,如果接下來遇到這種的不是被海放了嗎?

所以我就加了一些電壓,現在想起來也還不明白這樣作到底對不對.以後來的結果來看,如果保持一次預選時的狀態,以第一次跑的狀態來看,完賽的機率非常高,成績也不算差,應該有機會拿到決賽券.但事實上的確和最頂尖的成績有一段差距在,當然也有可能根本遇不到那些人,就在這種心理不斷掙扎的狀況下我把動力加了一些,以第一輪的動態來看我自以為還在控制範圍內.

二次預選放下去,速度並沒有感覺加快多少,轉往饅頭跳脫離視線,上高跳台再下來時發現竟然只有一台活著,其它都飛成一團在那個區域裡,而且出來的並不是我的車,這表示我的比賽結束了,但是我跑太快了嗎?還是那個區域發生大規模交通事故了?完全不得而知,剩下那台也馬上就飛了,二次預選就以五台全滅告終.

事後的後悔都於事無補了,事情就是因為無法"早知道"才有其價值,或許是加快一些速度後遇到某個臨界值後產生車體動態的巨變,這機會並不小,也有可能是無妄的車禍的影響,但可以確定的是,準備車的這一個月來重拾了不少玩車的記憶,還有事前準備仍有不充分的地方,未知的必要資訊還是太多,車子也有些地方是將就作的,尤其是當場看到31秒甚至到30秒的比賽結果時,就會明白自己還有很多很大進步的空間在,而這可能並不是臨時加電壓就可以解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4WD 的頭像
MINI4WD

IOLO'S MINI4WD

MINI4W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丁福
  • "這可能並不是臨時加電壓就可以解決的"
    這句話有很深的寓意
  • 花了超多時間,只放了兩次車,還真是滿滿的悔恨啊。

    MINI4WD 於 2016/04/15 09:19 回覆